谋杀光阴

君は人間洗浄機

棒槌师妹认真暗恋绝不主动(x)

#存档

许嘉音今年二十一岁,母胎solo。没有追过人没被追过,从未有过绯闻,名副其实恋爱绝缘体。
然而绝缘体也是会有春天的,大概。
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指出春天的苗头的人,是许嘉音的室友,林淼淼。林淼淼名字里带水,本人也是水王一枚,常年驻扎于学院论坛,整个财经学院的八卦,就没有她不晓得,一生致力于撮合财院单身男女,然而自己也是一条狗。
林淼淼说许嘉音的春天要来,只因为沈知言给许嘉音的朋友圈点了个赞。
沈知言何许人也,是整个财经学院的男神,颜好、身材好、性格好,关键还是一个学霸,早早就保了本校研,是财院最受人尊敬的秦老头的得意门生。
林淼淼之所以对沈知言这个赞有如此大的反应甚至因此觉得沈知言是不是对许嘉音有那么一点好感,实在是因为,沈知言本人,比起那令人瞩目的外在形象,实在是太过低调了——从不参与任何院内校内的活动,没有进入学生会,也不接受校内媒体的采访,甚至到了社交媒体上也是从不发朋友圈不水群甚至不点赞不评论的人,这样一个人给许嘉音点赞,是破天荒头一遭,也难怪林淼淼惊得不行。
对此,许嘉音只有一个反应:不可能。
许嘉音是人群中最普通的那一类女孩子,各项条件平均线上走一点,虽然算是个会读书的,但基于会读书的人在这所全国第一的X大遍地走,而许嘉音又不是最会读书的那几个,她也只能算泯然众人。
所以比起相信沈知言是出于对自己的好感点的赞,而且还是一条毫无营养的,记录自己第十三次忘了从图书馆回宿舍的路的朋友圈,许嘉音还是比较相信这只是单纯的手滑。
然而林淼淼提出这个“沈知言对许嘉音有好感”的假设时,许嘉音还是忍不住有点点动摇。
因为她毕竟是喜欢沈知言的,当然,是暗恋,除了她之外谁都不晓得。

许嘉音为什么会喜欢上沈知言是有一个很俗套的原因的。
当然我们必须要认识到,爱情故事中的99%都有一个俗套的开头和原因。
那还是在许嘉音大一的时候。
某个做完家教的晚上,许嘉音从地铁站出来如同往常一般打算回宿舍。但是没走两步她就发现了不对劲,有人尾随她。
地铁站到宿舍区这一段路极其荒郊野岭,路灯昏黄,少有人经过,发生什么都有可能。许嘉音慌的不行,一边打电话给舍友,一边越走越快想尽量甩开身后的人,但她一加速就听到后面的脚步声变得急促起来,打过去给舍友的电话却迟迟未接,许嘉音手足无措得快要掉眼泪。
幸亏她运气好,迎面遇上了刚好经过的沈知言。
许嘉音和沈知言不能算是不认识的,许嘉音是戏剧社的成员,沈知言会为戏剧社写剧本,一来二去两人也认识了,但也仅仅是能把脸和名字对上的关系而已。
看到沈知言,许嘉音仿佛见到了救星。也不顾和沈知言其实一点都不熟这一事实,大声喊了句:“沈师兄!”
沈知言很诧异,在他印象中这位许师妹是个腼腆话少的人,这么主动亲切地打招呼还是头一回。但是走近一看,只见许嘉音脸色苍白,浑身僵硬,再一看后面有个鬼鬼祟祟的人影,沈知言心下便了然了。
他拍了拍许嘉音的肩膀,虚揽住她,小声说了句:“你不要怕,我送你回宿舍。”
许嘉音听到这句话才安心下来,方才紧绷的情绪放松下来,生理反应才跟上,开始止不住掉眼泪。
沈知言倒没说让许嘉音别哭,只是默默地拍着许嘉音的背安抚她的情绪,许嘉音这下哭得更厉害了,一路边哭边回答沈知言的问题回到了宿舍楼下。
好不容易止住了眼泪,反而打起了哭嗝,许嘉音平时就不太会和人相处,窘地只会跟沈知言说“谢谢,呃,师兄。”,接着就脸红地憋不出一个字。
沈知言倒是不在乎,只是叮嘱许嘉音以后要小心,然后又问了许嘉音做家教的时间,说暂时一段时间里负责送许嘉音回宿舍。
尽管许嘉音再三拒绝,但沈知言还是说到做到,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里都尽心尽力送许嘉音回宿舍,直到附近的派出所通报抓获了一名性骚扰犯。
顺便一提能抓住这名痴汉也是多亏了沈知言,那个晚上随意的一瞥,沈知言大致记住了身材轮廓,在陪着许嘉音去派出所登记的时候提供了很有效的信息。
许嘉音也是从这一次的见义勇为开始喜欢上沈知言的。
可惜许嘉音是个棒槌脑袋,不仅没有丝毫打算要更接近沈知言,反而比原来避得更远了,即便在话剧社排练的时候见到也不上前多说两句话,只低头做自己的事,生怕看多了两眼沈知言就能觉察到自己喜欢他。
仅有一次,许嘉音负责场务,给大家分发盒饭。她趁大家都没注意,顺便给沈知言多递了一双筷子,沈知言见是她,点头说了句“辛苦了”,许嘉音一时愣住不晓得该如何回答,脱口回道:“不辛苦,为人民服务!”沈知言被逗笑了,许嘉音心里只想扇自己一个大嘴巴。

就这么过了两年,许嘉音都从大一到了大三,还是没有任何长进。
林淼淼的猜想虽然带给许嘉音一瞬动摇,但也只有一瞬,许嘉音自认有自知之明,白日做梦的事留给梦,现实还是要清醒一点的。
转眼到了校庆,也是财院一年一度“大型联谊活动”。
这是财院的特色节目,两个不同年级的学生
写下自己心愿,高一级的每个男生随机给低一级的一个女生完成心愿,高一级的女生则随机给低一级的一个男生完成心愿。
嗯,也就只有全校为数不多男女比例1:1的财院能实现这个活动了。
许嘉音得知沈知言抽到给自己完成心愿时吓到不行,开始回想自己最近是不是做了很多好事才被天上掉的馅饼砸中。(别想了,还不是作者我想不出方法让你俩接近了吗!)
许嘉音并不太在意这个活动,写心愿时随手写了个想看场电影,但基于现在实现愿望的对象是沈知言,一切就变得微妙了起来。看场电影,可以给买张电影票,也可以亲自陪着一起看一场电影,两者对许嘉音来说难度大不同,许嘉音祈祷着沈知言怕麻烦选前者,不仅能趁机跟沈知言说上两句话,还能不用见面,完美。
然而沈知言似乎并不怕麻烦,兴致勃勃地发来微信问许嘉音什么时候有空,想看哪部电影,又说自己很期待和许嘉音一起看电影。许嘉音道行太浅完全不晓得该如何回复,一时之间只好找林淼淼求助,把事情一五一十全告诉了林淼淼。
林淼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许嘉音:“好你个许嘉音!还当我是朋友吗!你喜欢沈知言不早说!这么好的机会你还不抓住,来来来,我帮你参谋参谋!”
林淼淼开始了自己最爱的红娘事业,拿出了十二万分劲头。打听到沈知言喜欢文静黑长直类型,林淼淼马上翻出了自己的裙子与小高跟,要许嘉音看电影时务必穿上,不能再马尾卫衣牛仔裤了,许嘉音迫于淫威,只好答应。

看电影那天很快到了,许嘉音别扭地穿上不习惯的裙子和鞋子,差点就想打退堂鼓谎称自己有急事去不了。
这边林淼淼骂许嘉音:“你就是太从心了,去看个电影又不会怎么样,抓住机会啊!”
那边沈知言就打电话来告诉她自己到了她的宿舍楼下。
“啊...啊?师兄你到了我宿舍楼下?不...不是说直接在电影院见吗?”许嘉音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了个措手不及。
沈知言莫名其妙地笑了:“是啊,我想了想,还是有点不放心,你自己一个人要从宿舍走到电影院,可能电影播完了你还没走到。”
“不会的!我认得路的,嗯,应该。”许嘉音越说越心虚,声音也越来越小。
许嘉音路痴得很,但是也只有几个舍友清楚,她也没深究沈知言是如何得知的,只以为自己的舍友告诉了沈知言。
下楼见到沈知言时,沈知言很绅士地夸了句:“你今天的裙子很好看。”许嘉音回了句谢谢,此后便一路无话。所幸进了影院电影开场之后,即便不说什么也不显尴尬。
选的电影是许嘉音期待了很久的续作,选的时候许嘉音只说交由师兄选择,开场时知道是看这部电影格外惊喜。
看完电影沈知言问许嘉音喜不喜欢这部电影,许嘉音疯狂点头,开始讲起自己的感想,觉得哪里拍得好哪里延续前作的特色哪里又和自己的期望有些相背,说完一轮才发现自己一个人说了太多,连忙道歉。
沈知言笑眯眯地看她:“没事,你继续说,我喜欢听你说。本来还很担心会选到你不喜欢的电影,现在我就放心了。”
许嘉音得到首肯,更加说得兴起,一时忘了自己正穿着并不适应的高跟鞋,很科学地崴脚了。
许嘉音这一刻彻底明白何为欲哭无泪,大概自己在师兄心中的形象会变成一个很蠢的连高跟鞋都不会穿的人吧,她在心里泄气地想道,连脚上的痛都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沈知言意外地紧张,扶着许嘉音在一旁坐下后,便蹲下来查看伤势。
“看来是肿了,还能走吗?”
许嘉音摇了摇头:“师兄,我等等让室友借个轮椅过来接我好了,你先走也没关系的。”
许嘉音只觉得再和沈知言独处多一秒都是折磨,自己怎么能这么麻烦这么蠢呢?只想一个人静静。
“那怎么行!”似是察觉到许嘉音被这突如其来的高声拒绝吓了一跳,沈知言又放缓了语气,“你不要逞强,我先背你回去简单处理一下,你乖一点,好不好?你舍友也是女孩子,大晚上的她推着你走,既不方便也不安全,是不是?”
许嘉音想想的确如此,只好点点头,心里的愧疚又多了一分,开口时甚至带了点哭腔:“对不起,真是太麻烦师兄了。”
趴到沈知言背上这一刻,许嘉音感受到自己脸上的温度蹭地一下就往上升了,可还没等她胡思乱想些什么,就被沈知言一个问题打断了。
“许嘉音,你,是不是有点怕我?或者,可能你有一些讨厌我?”
许嘉音猛摇头,又想到沈知言看不见,急急忙忙说道:“没有!真的没有!”
“但我总觉得你在躲着我,是不是我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呢,如果有的话请你一定要告诉我。”
“师兄想多了!我,我没有躲着你,我的性格就是这样的!真的,我身边的人都说我不太会跟人交际!师兄是个很好很优秀的人,没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许嘉音绞尽脑汁想怎样才能令自己的解释更有说服力,最后只好强调似的补了一句,“真的!我发誓!”
“是吗?那就好。”沈知言轻笑了一声,“我还在想我第一次喜欢一个人,结果这个人居然害怕我,那我就太丢人了。”
沈知言的语气太过平静,平静地像是阐述勾股定理,又或者是告诉你大白菜五毛一斤一般。
与之相反,许嘉音满脑子问号,于是她做出了一个人情绪激动时常有的动作,她绷紧了脚背,结果这么一折腾脚踝处传来一股钻心的疼痛,激得她倒吸一口冷气。
“怎么了?是不是很痛?你忍着点别乱动,很快就到了。”
许嘉音没有理会对伤处的疑问,她只问了一句:“为什么?”
“为什么?没有为什么啊,我就是喜欢你嘛。”
“可是师兄根本就不了解我啊!我不好,我一点都不好,师兄不应该喜欢我的呀!”
“我知道你是一个怎样的人,我知道的。
许嘉音,a型血,身高1.62米,体重虽然不清楚,但从我现在背着你来看,我觉得你有点太瘦了,得多吃一点。
在戏剧社担任后勤,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大概记得社里所有人爱吃的东西不吃的东西,所以每次轮到你订盒饭时,大家都吃的最开心,至于你自己,你不吃榴莲不吃香菜,但是很喜欢茄子和番茄,比起咸的更喜欢甜的。
是班上的团支书,因为是班委,所以上学期院运会班上找不到人长跑时让你背了锅,你很厉害,跑到了第三名,结果下场就累得不行,不想麻烦别人,最后自己走回宿舍休息了,其实那个时候我非常希望你能来找我帮忙,结果你却像没看到我一样走掉了,我担心你又不敢上前打扰你,只好偷偷跟了一路,像个变态一样。
你复习的话从来不去图书馆,因为你找不到去图书馆的路,最喜欢去公教楼103,而且位置是固定的第三排第五列,但是你每次背书都太专注了,没有注意到我其实也在同一个自习室里呢。
平时扎着马尾很可爱,但是今天把头发放下来,我也很喜欢。
你说你不够好,可是我觉得你已经足够好,甚至已经超过了。在我看来,你是一个非常细心、为人着想、努力的人,可能别人总说,许嘉音你话太少了,不懂得表达自己,但是我觉得没有关系,我一直看着你呀,你不开口我也明白你的想法,你是怎样的人。
许嘉音,不是只有你会偷看喜欢的人的,我也会,而且,我还会去找喜欢的人身边的人打听她的事情。你可能真的以为我很厉害能随便就选中你喜欢的电影,但其实是我去找林淼淼问的,我很怕选到不好看的电影,有损我在你心中的形象,不过我跟你说了这么多,你大概会以为我是个变态,已经没有任何光辉形象可言了吧,哈哈。
我知道你现在是单身,所以,如果可以的话,你愿意让我成为你的男朋友吗?你不需要现在就回答我,慢慢考虑清楚就好。”
“不...不用考虑的。”许嘉音顿了顿,鼓起勇气又重复了一遍,“不用考虑的!现在就可以回答你,我愿意的!”
“这样啊,我很高兴。嘉音,谢谢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那么,多多指教了,我的女朋友。”
“哦...哦,好的,男,男朋友?”
“对,男朋友。”

林淼淼,或成此次事件最大赢家。

许嘉音的棒槌脑袋即便谈了恋爱也开不出花来,日常生活与谈恋爱前几乎毫无差别,也从不秀恩爱,因此知道这两个人正在交往中的人只有个位数。
沈知言虽然为人一向低调,但谈了恋爱还是想把许嘉音拉到自己的几个单身狗好友面前炫耀一下的,因为“嘉音你这么可爱!我也很想自满一下啊!”
结果许嘉音涨红着脸连连摆手拒绝,只好作罢。
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大概只有自习时,沈知言从坐在许嘉音斜后方三排,变为坐到了旁边。
许嘉音学习起来那叫一个八风不动,两耳不闻,仿佛身边坐着的不是男朋友是颗大白菜。沈知言有时候很心酸的想,得,学习,是我情感路上最大的敌人,打不动啊!
偶尔,许嘉音有自己弄不懂的地方,会拉拉沈知言的衣角,低声询问:“师兄,这个地方我有点不懂...”
沈知言很享受这一对一家教服务,每次都尽量把讲解说得长一点,借机看两眼女朋友的长睫毛和上目线,可惜许嘉音往往都会表示:“剩下的我自己能弄懂,就不麻烦师兄了。”
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啊!你可以再多依赖我一点啊!沈知言内心火山喷发,面上还得端着矜持好师兄的样子。
每天都是痛苦而又甜蜜呢。
圣诞节晚上,戏剧社要聚餐,许嘉音压根没想到这么重大的日子得和男朋友一起过,也跟着林淼淼去蹭饭了。
饭桌不晓得是谁弄错了喝的东西,给许嘉音递了杯酒,许嘉音是出了名的“一杯倒”,等众人意识到的时候,她已经醉了。
许嘉音酒品很好,喝醉了也不作妖,就是一直发呆,跟她说话得慢个两三拍才反应过来,一副随时能睡着的样子。
戏剧社接下来还有续摊,正发愁该如何把许嘉音带回去,林淼淼这时机智上线,一个电话把沈知言叫了过来,戏剧社众人看到来接人的是沈知言,脑子里刷刷飘过一行:
震惊!!!!
沈知言也没打算解释什么,只是打了下招呼:“麻烦大家照顾嘉音了,我来带她回去。”就拉着许嘉音的手走了。
许嘉音平时是:乖巧.jpg,醉酒后是:乖巧x3.jpg,也没认出来的人是谁,只傻傻地跟着走。
等到许嘉音后知后觉发现拉着她的人是沈知言时,她不由“嘿嘿嘿”地傻笑起来。
“你笑什么?”沈知言转头看许嘉音。
“师兄,你好好看啊。”说完一下子抱住沈知言。
沈知言被这主动弄得受宠若惊,伸手回抱住许嘉音。
许嘉音头埋在沈知言胸前,声音有点闷闷的:“师兄,这是不是真的呀,我觉得,好像做梦一样噢。”
交往了一个多月,许嘉音还是没有什么在交往的实感,平时一副看着要和沈知言划清界限的样子,其实是因为她自己心里也隐隐担忧着,万一,万一有一天师兄觉得我是一个很无趣的人,万一我要从这场梦里醒过来的话。
沈知言没有回答她,低下头,亲了一下许嘉音的额头。
“现在呢,现在还觉得是在做梦吗?嘉音,你不用担心,在我们这段关系里,主导权一直在你手上,我才是一直害怕被可爱的女朋友甩掉的人啊。”
额头上传来的触感是真实的,许嘉音摇了摇头,然后,趁着醉意,做了一件平时不可能会做的事,她踮起脚,回吻了沈知言。

据说,戏剧社的续摊,八卦了整整两小时沈知言和许嘉音。

评论(4)
热度(2)

© 谋杀光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