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绿素

君は人間洗浄機

【致命之吻】春风化雨

•起名废,OOC

•被编剧气哭的产物,然而不甜

•没看《致命平行》最后一集,应该会被打脸

那个人又来了。佐藤宰子看向窗外。

雷打不动,每周一次,他会在店外看一会,然后离开。似乎刻意隐蔽了自己,但佐藤还是注意到了他,说不清为什么,只是她总隐约觉得他在那。

并非是完全不认识的人,去年圣诞佐藤用自己的吻救过那个人一次,年末再碰见时他说了许多莫名其妙的话。

但不知为什么,佐藤一直记着那些话。

“你也是可以获得幸福的。”

我也是可以获得幸福的吗?即便曾经有人因我死去过?长久以来,佐藤一直认为自己没有获得幸福的资格,但是那个人说出这句话的瞬间,这个想法有了一瞬的动摇。

没过多久,佐藤的奶奶去世了。明明早就做好了奶奶要离去的心理准备,但真正面对这一事实时,佐藤仍然消沉地无所适从。她窝在家里,不出门,什么都不做。

第三天的时候,有人送来了一个外卖,是披萨。跟着披萨一起来的还有一张纸条,好好吃饭,上面写着。

这张纸条和这个披萨一样,来得莫名其妙,却不知为何稍微治愈了佐藤的心情。

佐藤回去上班的同时,开始打听关于那个人的消息。意外地,一点都不难找,毕竟那张脸太过出众,而他在某些地方的名气实在过于响亮,尤其是“人渣”二字,是关于他的高频词汇。

人渣吗。佐藤想起去年最后一天再见到他时,他说过的话。

你千万不要爱上一个人渣啊。

这话现在想起来有些过于预言式了,就好像,他早就知道她会爱上一个人渣,又或者,他知道她在未来很有可能会爱上他。

生日的时候,佐藤收到了一个包裹,是玩偶,她喜欢的,稍微有些画风清奇的那种。

佐藤隐约猜到了是那个人送的。

事实上这些日子来,佐藤不是没有想过要找那个人,问问他到底是谁,为什么做这些事,但是那个人一直都藏在安全地带中,仿佛只要佐藤往前一步,他就会退到让她再也看不到一般。

他们俩在无声地较着劲,势均力敌,谁都不肯踏出这第一步。

然而跷跷板总是会有一端要落下来的。

佐藤没有想到打开门收外卖的人会是他,与平时在店外偷窥(是的,在佐藤眼中这就是一种偷窥行为)时穿得光鲜亮丽不同,在家里的他戴着土气的黑框眼镜,穿着旧运动套装,脸上甚至有一些傻气,显然,他比她更惊讶。

一定是春海搞的鬼。佐藤听见他咬牙切齿道。

收下披萨钱之后,佐藤正准备要走。你最近过得好吗。她听到后面传来的声音。

我挺好的。佐藤转过身看他。或许,你可以亲自来看一看。

他们开始在外面见面,并两人一起进行一些娱乐活动,或许,可以称之为约会。

堂岛是做过男公关头牌的人。只要他有心,舌灿莲花哄女孩子的本事称得上第一。更何况,佐藤是这个世界上他最希望能够获得幸福的人。所以哪怕佐藤反射弧奇长,总是慢三拍,依旧会被他逗笑。

宰子笑起来是很可爱的。可惜以前没有太注意。堂岛很有些遗憾。

佐藤大概能感受到,堂岛有时候在看她,有时候在通过她,看着另一个人。

佐藤做了一个梦。是很奇怪的梦。梦里的她被迫和堂岛签了契约,堂岛的母亲意外死去又活了过来,堂岛的父亲被诬告为杀人犯,并树集团的两位继承人也牵涉其中,以及,她喜欢他。

非常喜欢。

要想起发生了什么对佐藤而言很简单,毕竟,她自己就是一个能够回到过去的人。

堂岛在看她,也在通过她看她。

佐藤心中涌起一股冲动。她要去找他。见到他。然后问他,你为什么要回来呢,你不需要百亿千金了吗。还要告诉他,其实我很喜欢你,你不喜欢我也没有关系,我现在已经非常幸福了,你呢,你幸福吗。

她打开家门,恰好与门外的堂岛撞上。

我想,你应该有空和我共度这个圣诞夜吧。堂岛手捧着花,略微有一些局促。

佐藤点了点头,伸手抱住了堂岛。

下雪了。

明年会是美好的一年,佐藤想。

评论(8)
热度(22)

© 叶绿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