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绿素

君は人間洗浄機

小汤老师与她的高个学生

•存档
•不是师生恋!!!

汤汤大名汤映珧,因为个子小,脸显小,走大街上时常被路人问是不是小学生,人送外号汤汤。
汤汤活到二十岁,无病无灾,心大的很,每天都异常快活,然而最近,却遇到了人生最大危机:如何应对即将面临高考的男朋友?急,在线等!

汤汤的男朋友叫程声,比汤汤小两岁,正处在人生第一个大转折点的备战期。
程声心里有数,一点都不焦虑,但他热衷于倚考卖考。
今天努力学习了,要找汤汤讨一个亲亲。
刚考了数学,感觉考得不好好难过,要一个抱抱。
模考成绩出了哎,还是前十名,等高考完了要多约一次电影。
诸如此类,汤汤简直不胜其烦。
一方面小男友的攻势真的令她难以招架,另一方面她心里担心影响男友学习又不好拒绝,怀揣甜蜜的苦恼,愁得要脱发。

要说汤汤和程声是怎么认识的,还全靠汤汤的舍友舒书牵线。
舒书和程声的父母一向交好,程声英语拉分,程声的父母本想让舒书给程声补补习,但舒书忙着谈恋爱,便找上了自家舍友。
汤汤正想给自己赚点零花钱,当下就答应,上阵成了小汤老师。

汤汤对程声的第一印象极差。
第一次去程声家的时候,汤汤专门把自己拾掇得整整齐齐,非常正式,生怕自己脸嫩给家长产生了不靠谱的感觉。
程母是典型的干练职业女性,见到汤汤也没显得太多热情,只是交代几句基本情况,告诉汤汤要稍等一会,程声去打篮球得晚点回来,就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匆忙出门了。
是以程声回家看到汤汤时,根本没反应过来,张口便是:“唉,你是哪家的小孩子啊?怎么跑到我家来了?”
汤汤额角一跳,压下内心的暴揍冲动:“程声是吧?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汤映珧,接下来的一个学期里,将由我给你补习英语。”
至于程声后面的一句“我妈这么给我找了个小学生补习??”是被汤汤的一踩中止的,这就不需要重点说明了。

第一印象虽然不好,但工作毕竟是工作,何况程母给的报酬实在是很漂亮,汤汤也拿出了十足干劲给程声制订补习计划。
程声脑子很好,数学和理综两门近乎满分,英语不好很大原因是因为不乐意背单词和语法,最后一篇小作文一篇大作文就很差(无独有偶,程声的生物也是理综里最差的一门)。汤汤也就针对性下药,给程声一篇篇分析例文,教他写作套路,精词炼句,偶尔还针对完形填空和短语填空进行语法上的指正。
几次下来,汤汤也认识到,程声虽然嘴快,本质倒是个好孩子,上进努力,知错就改,尤其是为第一次见面时的失礼道歉,之后也时常夸奖汤汤“老师特别好特别成熟,感谢老师的栽培”,汤汤很满意。

程家稍微有些异于寻常家庭,程父常年在海外出差,程母工作也很忙,汤汤来这么多回,基本只能在程家见到程声一个活人。
这已经是汤汤第九次看到程声拿杯面凑合做午饭了。
汤汤虽然显小,在家里却是最大的姐姐,下面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对照顾人这件事驾轻就熟,这下看着程声和自己的弟弟没差多少,一下就姐爱泛滥,“啪”地一下夺过了程声手中的杯面。
“别吃这种东西了,没营养!你家里有什么,我煮点给你吃吧。”
打开冰箱,只剩一把有点蔫的青菜和俩鸡蛋,所幸还有挂面,下个面不成问题。
也不知道以前是怎么过的,汤汤有点心酸,默默叹了口气。

水开了,一片白蒙蒙的水汽。
程声站在厨房门口,看汤汤在一片水汽中给他煮东西吃。
“想不到我们小汤老师还会做饭。”
汤汤斜睨了他一眼:“我可不像有些小朋友,天天吃杯面省事。”
“好吧好吧,老师我错了,我不像老师您,既成熟又能干,我改正错误,我向您学习!”
“行了,别在这跟我说瞎话,我上星期给你布置的任务做完了吗?我可记得你们上星期有月考,英语考得怎么样?”
“还成,也就比上回高了十个名次。”程声摸了摸鼻子。
“真的啊!?”汤汤惊喜不已,“这是大进步啊!老师给你奖励,说说看,想要什么?”
“那,老师,下星期还能给我做一顿饭吗?”
是很郑重的语气,藏了一丝小心翼翼。
汤汤觉得自己的胸口好像被扎了一下,稍微有些麻,她点点头:“可以呀,想吃什么,老师都买来给你做。”

汤映珧知道程声做事一向很冲动,但没想到他告白都很冲动。
某次补习中,他写着写着作文,突然就把笔放下了:“老师,我喜欢你。”
程声长得好,眉眼间是独属少年的无比直白的锐气,他坐在那,定定地看着她,汤映珧没来由地一阵心慌。
“你是认真的吗?”
“是。”
“我现在没有办法回答你,下个星期,下个星期我一定告诉你答案,好吗?”
程声说好,又拿起笔写作文。

然而下星期汤汤没能兑现承诺,因为她正被胃病折磨着。

好痛。
好痛啊。
汤汤缩在床上,连哀嚎的力气都没有。
舍友学习的学习,谈恋爱的谈恋爱,宿舍就剩她一人。
虽然吃了止痛药,但是药效似乎不太见起效,想去医院,一个人也做不到。
汤汤擅长照顾人,但是麻烦别人照顾自己却是断断做不到的,这下只能咬牙等止痛药起效再做打算。
也不晓得程声完成任务没有,唉,这星期看来是给不了他答案了。

“你怎么样了?快下床,我送你去医院!”
汤汤痛得眼前阵阵发白,这下听到程声的声音,只当是出了幻觉。
然而这幻觉似乎有些过于逼真了,一直催她起来下床。
病中的人不仅意志薄弱,而且思考能力为零,听到催促,汤汤默默照做,迷迷糊糊地从床上挣扎起来,一下床就被披上了一件羽绒服。
“抬头,我给你围围巾。”
围巾的触感落到实处时,汤汤才意识到,啊,这好像不是幻觉。
“你怎么来了?”
“我来带你去看病啊!我要是不来你是不是就打算自己一个人忍着了?汤映珧你真的很厉害,真的很不畏苦痛呢!我是不是该表扬一下你?”
“我没有...”汤汤下意识想反驳,但想想自己的确理亏,只好弱弱地回一句,“你别送我去医院了,太麻烦你啦,我自己过去就好,你快回家吧。”
“我知道你不喜欢麻烦别人。”程声有些无奈,“你总是照顾别人,这次让我照顾你一下好不好?或者,我看你不舒服心里难受死了,你照顾照顾我,让我不要这么难受可以吗,小汤老师,嗯?”

程声一路上脸色都不怎么好,汤汤想逗他说说话,被无情的一句“你不是病人吗?还这么有力气?少说两句吧!”给堵了回去。
一直到汤汤挂上吊瓶坐了下来,程声脸色才稍微有些缓和。
汤汤以前见程声总是笑嘻嘻的,刚刚一路上黑着脸的样子着实吓到了她。生病的时候人总是想东想西,最是情绪脆弱,汤汤没来由地觉得委屈,眼泪就刷得一下掉了下来。
程声见她哭吓得不行,慌慌张张找纸巾给她擦眼泪,“你怎么了?胃还是很痛吗?要不要叫医生过来看看?”
“没有...”汤汤摇头,一边哭一边说话,说得乱七八糟的,“你刚才,特别凶,你凶我,这是欺师灭祖你知不知道,你,你给我认错!”
汤映珧自小就是姐姐,一直被爸爸妈妈教育要做大人要照顾弟弟妹妹,这下都没意识到自己在撒娇。
“好好好,我错了,小汤老师别哭了,来来来,抬脸,我给你擦鼻涕哈。”
汤汤刚哭完,声音还黏黏糊糊的带点鼻音,她抬头望程声:“答案,你还听吗?”
“当然听啊。”
“那,你要不要和我试着交往一下?”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会知道我生病了?”
“我打电话问了舒书啊!”
这个叛徒,汤汤心里咬牙切齿。

评论(2)
热度(4)

© 叶绿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