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光阴

君は人間洗浄機

关于陈立农和朱正廷之间的一些小事 1

•未来十年后设定
•会出现NPC队友

1.
其实陈立农不是不会削苹果,只是每次看到朱正廷在自己削苹果时的一脸担心就忍不住开心,才一次又一次装作不会削皮的样子。不过这么装的结果是家里少见需要削皮的水果了,朱正廷理直气壮地表示:“我们家就两个人,你不会削皮,我不想削皮,那就不应该出现这么麻烦的水果!”对于这个结果,陈立农自然只有接受的份。


2.
陈立农不怎么喜欢五百万也不喜欢福利,一是颜控如他实在无法接受法斗,二是两只狗狗也太占据朱正廷的时间了,这让他很有一些危机感。比如现在,好不容易两人假期对上,总算可以在家里一起休息了,结果看着看着电影,五百万跳上沙发,朱正廷忙着逗狗狗,怀里就空了,现在不是有点危机感,是很有危机感了。


3.
陈立农和朱正廷的狗之间的战争旷日持久。还在npc的时候,除了陈立农之外的队员都很乐于和两只狗狗玩,然而一向爱狗的陈立农却对此敬而远之,爱狗人设完全崩塌。当时刚开始和陈立农交往的朱正廷纠结得不行,跑去问陈立农“你是不是很不喜欢妹妹呀?”朱正廷的上目线看上去委屈极了,他见陈立农不回答,抓过手来有一下没一下地挠手心。陈立农心里的闷气早就消散到九天云外了,这之后对上五百万脸色也好上不少,但是在朱正廷不在的采访里还是不忘吐槽两句五百万丑的。

4.
后来朱正廷才明白过来陈立农对狗狗的不爽是独占欲作祟。他很认真地拉过陈立农:“我喜欢五百万,喜欢福利,但最喜欢的一定是你,所以你不要和妹妹吃醋噢,农农是好孩子,对吧?”陈立农被震得晕头转向只会点头。再后来朱正廷就学会了哄陈立农的最佳方法,什么都不用说,抱住他轻轻拍拍背就好,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发生了什么,这个动作总会让陈立农消气。

5.
陈立农嘴上嫌弃这两只狗,但只有他在家的时候,还是把狗照顾得极其妥帖。作为朱正廷和陈立农的共同好友之一的林彦俊极其好奇:“以前在npc的时候,你还总不和这两只狗玩,现在看来关系变好了很多嘛。”陈立农只是笑:“正正说过,五百万和福利都是他的家人,我也是他的家人。既然是一家人,那我也勉强接受他们了。”家这个字眼对他们二人而言都过于珍重,既然朱正廷愿意把这个字给他,陈立农也就不敢辜负朱正廷的期望,当然,换点别的方法讨要奖励也是需要的。


6.
别人不知道,但是陈立农清楚,朱正廷洗完澡后有发呆的习惯。他常常洗完澡就下意识坐到客厅放空,陈立农说过很多次得先吹干头发,朱正廷当时应了下次又忘记。陈立农只得把吹头发的大任揽下。朱正廷发丝细软,摸起来手感异常好,刚洗完澡的他整个被陈立农圈在怀里,低头露出一点点后颈,陈立农就舍不得吹完了,每次都再慢一点,再慢一点。偶尔朱正廷工作完太累,吹着吹着头发就能睡着,陈立农就把他抱上床,亲亲他的发旋,“正正晚安啦”。

7.
朋友们一直不相信他俩中做饭的那一个是朱正廷(尤长靖:“朱朱做饭真得很厉害!”)。朱正廷做饭,陈立农洗碗是家里的共识。他俩口味差异不大,一个安徽人一个台湾人,天南地北,意外地能吃到了一起去。朱正廷会做的基本都是家常菜,简简单单,唯有煲汤认真钻研过,陈立农要保养嗓子,他就专门请教尤长靖食补的方法,不过失败的实验品也是得让陈立农解决的。

8.
朱正廷和陈立农偶尔会就年龄问题吵架。虽然朱正廷比陈立农大上四岁,但在外人眼里朱正廷都是更为孩子气的那一位。朱正廷(自以为)的年长者威严总无法展现。
“你怎么从来都不叫我哥哥啊?我可比你大四岁呢?”
“可是比我大你也是我的宝贝啊,正正永远是我的宝贝。”
陈立农的土味情话哪里学的,改天一定要让他离黄明昊远点,朱正廷,在线被击沉。

9.
“我只是不希望他在我面前也太过理智,为人着想了,明明和我撒撒娇也可以的啊,好歹我年纪比较大唉。”朱正廷向尤长靖抱怨道。陈立农本就早熟,出道前的生死战更是将他的成长变作压缩饼干,极限加速加量。朱正廷曾在最近距离旁观过这一切,再到出道后的繁忙行程,聚少离多,当时不觉有它,这两年安定了回过神来回忆往昔时迟来地心疼了。
“可是正廷,难道你都不觉得农农面对你的时候特别幼稚吗?”尤长靖疑惑不已,“像对待狗狗的事情上,农农很明显地表现出了不开心吧,农农的性格可是习惯将情绪藏很深的哎,对上你的事倒是袒露地很明显呢!不过正廷,你先别想这个了,蛋糕烤好了哎,你不是还要抓紧时间给农农准备生日惊喜吗?”

评论(2)
热度(29)

© 谋杀光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