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光阴

君は人間洗浄機

心拍数 1

•短打,都是编的

海底捞很好吃是百分九团内共识。
很奇怪,这个团九人来自口味不一的天南海北,其中不乏家境优越的贵公子,却无不为廉价的连锁火锅折服。

陈立农自然也是被折服的一员。
他成长的城市与这里相差太远,饮食上更是令初来乍到的他极为惊讶。清汤辣锅鸳鸯是他未曾触及的领域,油碟干碟麻酱各有各的奇妙。
于是他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海底捞的忠实爱好者。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海底捞被垂青的理由是,二十四小时经营实在帮了大忙。
能不被打扰地自由自在地外出吃上一顿饭早已是奢望,这是成名的奖励,也是代价。

今晚和朱正廷偷溜出来吃海底捞倒是个意外。朱正廷一提议,他就忍不住答应了,虽然对留范丞丞一人在家有点愧疚,可是这毕竟是难得的二人世界。

朱正廷喜辣,陈立农相反,两人出来吃火锅总得商量好一阵子锅底挑什么。一个要红油底,一个选清汤,朱正廷上目线盯着陈立农委屈喊“农农”,陈立农下垂眼回望不说话,两个人就都心软了,每次的结局都是鸳鸯。
不是不知道选个九宫格就能轻松解决问题,但和恋人之间你来我往的撒娇总是很让人受用的。

朱正廷熟门熟路地点单,说来蛮有趣,朱正廷一个健忘的主,陈立农喜欢吃的忌口的倒是一一记得很清楚。
因为是没有报备偷溜出来的,所以两位不仅墨镜口罩全副武装,还特意选了个最边角的位置,哪怕已经是深夜几乎无人光临的时候,还得以防万一。
朱正廷平日里为了身材管理总是吃得很少,出来吃火锅也只过个瘾,不敢乱来,最近为了节目得增重,反而让他能放开一些。
陈立农早已吃过晚饭,纯粹出来陪朱正廷,随便吃了点就开始给朱正廷夹东西。
朱正廷吃得兴起,眼镜起了白雾也顾不上,陈立农就给他摘下来,嘱咐要多吃青菜。他盯着朱正廷沁出细密汗珠的鼻尖看,想起了点以前的事。

陈立农是惯不会吃辣的。
每每看到朱正廷夹出一片红通通的菜他都心生敬畏,朱正廷看他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觉得好笑得不行,问他愿不愿意尝试只换来数次摇头。
只有一次他哄骗成功的。
那一回朱正廷把烫过的土豆片夹到陈立农嘴边,半胁迫半威逼:“就吃一口,你试试嘛,真得很好吃的,就试这一次,不好吃下次我再也不逼你了。”
陈立农皱着眉头小心翼翼咬下一口。
朱正廷又好奇,又担心他受不了,端着杯酸梅汁候着。看陈立农一直不说话,朱正廷有点慌,“怎么样?会不会太辣了,受不了的话还是吐出来吧,对不起啊农农,我不应该逼着你吃的。”
陈立农就笑了:“其实,还不错哎。”
朱正廷这才意识到被耍了,狠狠剜了陈立农一眼。
然而这之后土豆片倒是作为保留菜式给留了下来。

吃过火锅朱正廷提议要散步消食,两个人在大别墅外瞎转。
朱正廷嫌陈立农最近蹿太高了,要上花坛边上走让陈立农也体验一把仰望别人的感觉。陈立农怕他摔了(这完全是瞎操心,众所周知朱正廷平衡感极好),一路紧紧握着他的手,两个一米八几的男生就这么绕着个花坛转了一圈又一圈。
朱正廷低头看,路灯下他俩的影子影影绰绰纠缠在一起,像是在接吻。
“农农。”
“嗯?”
“我想亲一亲你。”
“好啊。”陈立农转过身来,抬头直视朱正廷,等待爱人的吻的落下。





此处大别墅里面饿醒的范丞丞:怎么家里只剩我一个人了????

评论(3)
热度(18)

© 谋杀光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