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绿素

(ノ=Д=)ノ┻━┻

•搬旧脑洞

•高三背《逍遥游》背疯了的产物



天池里住着一只白蝌蚪。

这只蝌蚪是天池里唯一一只蝌蚪,它太白了,没有东西能看见它,自然也没有谁同它讲话。

有一天,鹏来到了天池,它一眼就喜欢上了这只蝌蚪,便化作鲲向它搭话。

“小东西,你讲什么名字,从哪里来的?”

“我没有名字,也不知道从哪来。你呢?你叫什么,你来这做什么?”

“我叫鲲,也可以叫鹏。我来这,是为了找一只蝴蝶,它让我来天池找它。你没有名字,不如我替你取一个吧。”

“好啊。”蝌蚪很高兴,没有名字实在是一件很苦恼的事。

“你长得就像吃土的命,干脆叫庄子,取个广纳天下土的意思好了。”

“庄子……”蝌蚪不懂其中含义,只觉开心。

 

“好了,我要走了,蝴蝶性子很急,我寻得慢了,它会生气的。下回再见吧,小东西。”鲲又化作鹏,展翅而去。

蝌蚪其实很想说,它在这里,从来没听过蝴蝶的事,但看鹏兴高采烈的样子,它不忍阻止,只好想着下回再见时告诉他。

 

它们此后再未相见。

 

蝌蚪不知道,万物须有名字才有灵,鲲鹏给它的名字让它第一次有了灵。几度沧海桑田后,这点灵让它化作了人。

化作人的庄子活得很恣意。偶尔会写写很久之前的事,比如天池,比如鲲鹏。

有天他做了个梦,梦中他成了蝴蝶,一直等着鲲鹏。

醒后他依稀想起,蝴蝶其实一直都在天池等着,可惜鲲鹏来得太慢,精疲力竭的蝴蝶最后只留下了一点念想,白白一团,看上去倒像一只白色的蝌蚪。

但那又怎样呢,庄子想,他现在是庄子,不是离开鲲鹏的蝌蚪,也不是目送鲲鹏离开的蝌蚪。

这蝴蝶,到头来也只是场梦罢了。


评论

© 叶绿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