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绿素

(ノ=Д=)ノ┻━┻

•想了想以后写的东西得想办法存个档,十分担忧以后这部破电脑被抱走翻底惹

•没头没脑的故事,应该不会有后续的

•苦逼的文笔,我当初为什么想写来着????


跳跳糖小姐是个很普通的姑娘,平均线上的身高,平均线上的颜值,还有平均线上的智商。

跳跳糖小姐的男朋友是曲奇饼先生,曲奇饼先生也是个普通的小伙子,跟所有男生一样喜欢打打篮球,玩玩游戏,考试前要在图书馆临时抱佛脚。

跳跳糖小姐第一次遇到曲奇饼先生的那天天气很好,然而跳跳糖小姐的心情却不是很好,她手头上有两三个ddl,刚和父母吵完架又被失恋的室友当成了撒气筒,跳跳糖小姐憋着一腔委屈没处说,只好跑出去吃蛋糕。心情不好的时候,跳跳糖小姐总是会选择找家好吃的蛋糕店,边吃蛋糕边看心爱的《小王子》。

“去他的ddl,去他的失恋,老子不管啦!”跳跳糖小姐忿忿地想着,叉下了一块蛋糕。曲奇饼先生的纸飞机就是在这时候撞到跳跳糖小姐身上的,其实从在室内飞纸飞机这点上,我们就可以看出曲奇饼先生是个有点缺乏常识的人呢,但是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的曲奇饼先生第一次跟跳跳糖小姐进行了交谈。

“啊,真不好意思!”曲奇饼先生一脸歉意地说道。

“没事没事。”其实比起生气,跳跳糖小姐更多的是惊讶——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人啊,居然在店里随便乱飞纸飞机呢?这个问题在很久很久之后,久到他们已经成为恋人之后,跳跳糖小姐才有机会问曲奇饼先生。曲奇饼先生一脸“怎么会想起问这种问题呢”的被困扰到的表情,很不好意思地开口道:“其实那天我盯着你看了好久,想不到怎么跟你搭话,只好折了纸飞机,跟自己说,要是纸飞机真能飞到你那边,我就跟你说话。”

好了,现在把时间拨回到最初的时候,按道理曲奇饼先生拿回纸飞机就应该走了,但是他默默站在跳跳糖小姐面前很久,直到跳跳糖小姐把目光再次从书本移到他身上:“不好意思,您还有事吗?”曲奇饼先生才很犹豫地说道:“虽然由我来讲很奇怪,可是,你是不是有什么烦恼呢?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说说啊,啊,我不是什么奇怪的人,只是你看。我们两个也不认识,你把我当树洞也没关系嘛。”

跳跳糖小姐觉得更奇怪了,哎呀,失礼了,居然忘了告诉大家,跳跳糖小姐,怎么说呢,算是一个面瘫噢,所以被人读出表情真是一件稀奇的事呢,“没有啊,我完全没有烦恼哦,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可是,你现在,是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啊。”

曲奇饼先生的这句话就像开瓶器一样,跳跳糖小姐觉得自己的左胸口就像一瓶开了盖的啤酒,开始往外冒泡泡,可惜这不是一瓶好喝的啤酒呢,异常酸涩还微苦,是跳跳糖小姐最讨厌的味道。这段对话最后是以跳跳糖小姐毫无来由的大哭与曲奇饼先生一边慌张地找纸巾一边不停地道歉并请跳跳糖小姐吃了一个木糠布丁一个泡芙和一件芝士蛋糕结束的,不得不说我们的曲奇饼先生很有钱呢哎嘿。

现在让我们再把时间拨到跳跳糖小姐问曲奇饼先生纸飞机问题的时候吧,其实问问题的时候跳跳糖小姐和曲奇饼先生正为了买到喜茶的芝士莓莓拍一条老长老长的队,原谅作者吧,这是作者的小小的怨念的体现罢了,众所周知,排队是一件很无聊的事,于是跳跳糖小姐决定问出这个同样很无聊的问题,听到答案的时候跳跳糖小姐用一种鄙视智障的眼神(就是那种,每次看我犯傻的时候露出的眼神,曲奇饼先生插话道)看着曲奇饼先生:“你好奇怪啊,为什么要盯着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子看那么久?”“哎?是吗?”曲奇饼先生露出了一如既往的笑容,“那我还是很庆幸我是个奇怪的人,不然就不会认识你啦!”

这下跳跳糖小姐彻底沉默了,她侧过身,非常非常突然地抱住了曲奇饼先生,曲奇饼先生虽然不明所以,但不抱白不抱嘛,他还顺势揉了揉跳跳糖小姐的脑袋:“怎么啦?”

跳跳糖小姐仰起头,看着曲奇饼先生,笑了:“我觉得,我真的,很喜欢你呀。”

事实证明,一个面瘫的表白是很戳人心的,至少曲奇饼先生当下就被一击必杀了,他一下子抱紧了跳跳糖小姐:“是吗!?那你多抱抱吧,蹭蹭胸肌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当然,曲奇饼先生被挣脱怀抱无果的跳跳糖小姐赏了一发鞋跟攻击就是后话了。






评论(5)
热度(1)

© 叶绿素 | Powered by LOFTER